最新消息:

被奴役的设计师们!如何高调酷炫の拒绝免费工作?

设计路上 samuel 3234浏览 0评论

null

编者按:还记得丢猫千万别找设计师的故事吗?那篇令人捧腹的文章经常被用来教育设计师不能只讲创意,忽视实际,万万木想到,创作者的原意是——如果有“朋友”让你免费帮个忙,就用这方法让他发疯!这位设计师以多篇逼疯“帮个忙”客户的文章而名声大涨,今天分享一篇他的访谈,让拒绝变得酷炫!

当一个案子要你免费去做的时候,它只会让你苦不堪言,而且贬低了你的价值。你觉得被轻视了,而且经常抱有有一种想要证明自己确实能够提供有价值的专业服务的冲动。

不幸的是,在那些含糊其辞的“上线”、“之后会有付费的工作”,还有客户的“有钱的朋友”会为你的设计“付一大笔钱”之类的借口下,还有很多设计师持续着做免费苦工。

真相是,你做了免费的活,你就已经确立了你的价值,而你的客户和他的有钱的朋友就会因为你“曾经为他们做过”而持续要求你继续免费下去。

我们都有几个业务跟踪狂,不时冒出来,把我们当做他那不用缴税的失踪已久的亲戚,把我们当做傻瓜以为我们会信他的鬼话。也许,那些在线学校和以营利为目的的“学院”的时代里,大量生产出来的毕业生增加了免费接单率,那是他们为了增加他们自己的专业经历,以便争取那些为数不多的付费职务。

来看看我们的英雄

他应该是个我们都知道的设计师,并不是因为他像那个著名的兰德(Paul Rand,美国平面艺术家,设计了IBM、UPS、福特等公司的LOGO)、维涅里(Massimo Vignelli,意大利跨领域设计师)或者穆勒-布鲁克曼(Josef Müller-Brockmann,瑞士平面设计师)那样伟大,只不过是因为他会把那些厚着脸皮上门来讨要免费帮忙的人统统踹回去罢了,当然通常那些被踹回去的人也是活该。

David Thorne这个名字应该不会让你想到什么,不过Thorne先生使用用免费帮忙折磨一个人的著名打脸邮件记录可能会让你开心。你也有可能知道他为 丢失的猫所做的海报 的故事《经典:丢猫千万别找设计师》;还有试图用一只 手绘蜘蛛 来摆平他的账单;还有他 如何把日常生活变成了同事的地狱 还不丢掉工作。他的网站 27b/6 就是一个辉煌和扭曲智慧的家园!

null

David很慷慨地向我们讲述了他的设计经验,以及如何同那些烂客户交流的方法。

Speider Schneider:你是个拥有无限创意应对奇葩客户的英雄,不过没多少人真的知道你是谁。不知道你是否介意我们“透露”一点你的个人信息?

David Thorne:嗯好…我40多岁,不过在电脑前挪动像素二十多年以来,我觉得我已经80岁了。在精神上和社会上,我应该接近12岁。我是在澳大利亚出生并长大的,之后一个不留神跑到了美国名为弗吉尼亚的地区。这里有很多树、松鼠和有着大轮子的吉普。我朋友卢克就有一辆,光悬吊系统就比他和他女友以及他们的11岁的孩子之前所住的拖车还贵。

我是居住在这个地区唯一的澳大利亚人,我通常被称为“那个高个子的,谈吐风趣的家伙”,虽然我的名片上写的是创意总监,不过我更想做一些文案的工作而非设计,当然我也避免不了做设计。最近我迷上了飞碟射击,所以我已经大概一个月没有出现在办公室了。如果他们不再付我薪水的话,我可能会后悔买了那把布朗宁叠加霰弹枪,好在这个地区经常有一些禽类加工厂,并配合“虚位以待”的标牌,所以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们把去掉脂肪的尸体妆点得秀色可餐,这和我现在所做的事情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SS:嗯,这是你和Edhouse先生之间的一些交流。我觉得你把它贴到网上之后,它大概像病毒一样围着地球绕了三四圈了。我们都很认同它,因为每个自由职业者都曾经被要求过免费做一些相同的蠢事。你的答复,在我逐字理解来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非常狡猾的折磨人的方案。如果你需要说出一个比率,有多少人会要求你免费或要求很高的折扣来做一件东西?

DT:说个比率是挺难的,因为设计师不会算数,不过每个设计师都要处理被贬低的或根本不存在的项目预算。设计经常被视为“你的长项”而非“一项工作”。

当人们问我“你为我的项目做一个宣传单/网站/LOGO要收多少钱?”的时候,我通常会回答,“你是认真的吗?我应该会让我的闺女用Word做一个。她很擅长做这些。”同样是这些人,当他们在家里收到我的报价单的时候,也不愿意承认,“真的吗?我觉得你可以再快点给我。或者我应该让我的侄子吉米来做这个,他非常擅长这个,而且他有他自己的工具包。”这个想法很容易理解,建筑材料是有形的,而且建造者是要有资质和经验的,而设计师只是在一台神奇的电脑上涂出一个LOGO来,就要收每小时20块钱。

当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孩的时候,我只想成为一个平面设计师。我在排版和设计中呼吸生存,崇拜 Neville Brody 和 Designers Republic,并倾注四年时间获得我的视觉传播学士学位。Freehand、Photoshop或者Mac OS的新版本升级都会让我激动得不能自已,如果有人提到他们“需要某些东西的东西”,我就会是第一个伸出援手的。钱不是重要的。我曾经设计了一个8页的小册子,换来了一个狗美容指甲钳,而且我觉得这是一笔相当不错的交易。当时我甚至连条狗都没有。过了20年,我甚至不愿意免费为一只走失的猫设计海报。我已经从“让我来告诉你我的才华所在”成长为“我很了解我的能力,以我在行业中多年的经验,我也知道我的时间价值几何。”这样的设计师。当然这不意味着我完全不做免费的工作,我很喜欢设计,并且很清醒的意识到我不是在拆除炸弹或者治疗癌症,而和大多数人一样,我有账单要付。

SS:你曾经杀了一个客户然后看着他死去?

DT: 我从没有真的杀了哪个客户,不过有少数情况当他们窒息的时候,我不会介意立刻实施海姆利克氏操作法。我也曾经被一个客户揍过。那次是为了节省开销而没雇职业摄影师,我给他看了用自己照片所做的风景小册子,问他照片里那个睡在公园长椅上的超级肥胖没有一点吸引力的女人,是否有任何一点点让人感觉到期待,结果那个女人竟然是他的妻子。他后来送了我个水果篮致歉,并叫我不要起诉,因为他还在假释期。

SS:你花了多少时间构思并设计给 Edhouse 先生的饼图LOGO?很明显你是在他跟你说之前很早就已经写好那些东西了。当你把这些令人惊奇的而让他暴怒的文章贴出来之后,他是否曾经威胁过你要为诽谤或者其他原因诉诸法律?

DT:这个LOGO和饼图只花了大概一个小时,不过整个通信过程持续了几天。鉴于Edhouse生下来就是个带把儿的,以及他的理解能力之匮乏,意识不到不是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创业策划,整个交流的发展过程跟我所想的差不多。

null

在之前所发布的交流中,我为 Edhouse 提供了两个设计方案。第一次,他说“我要给你一些东西”,他做到了。那是一个他在工作间里找到的落满尘土的咖啡机,里面还有蜘蛛网。我把它弄干净了,不过当我插上电源的时候,我公寓的保险丝断了。第二次,我们商定了一个基于交换的非应用解决方案,不过在我提供作品之后,他就消失了好几个月。

Edhouse 对我的文章的回应主要包括“我不允许你张贴那些信息,在48小时之内删除它,或者我们法庭上见。”在公开场合,他只是简单的宣称“我没有写那些东西,那都是胡说八道。”当然可以理解。当我贴出了更多的交流细节之后,如果他要求我把名字改成Ed Simonhouse或者别的什么,我可能还会同意。这个网站是为了娱乐而存在的,而不是报复。我怀疑他高估了观众人数。这篇文章时不时会因为某种原因病毒式传播一下,而他也会发给我一封相同的攥紧拳头咆哮的邮件“我会来找你的。”你会认为他太忙而没空理你,因为他忙着发明下一个Twitter,还要学习如何用普通话说“熨衣板”和“洗衣机”,不过我猜即使是创业策划也需要不时休息一下。

SS:你觉得行业中要求免费设计、免费修改和免费创意是否已经成为一种普遍做法?设计是否已经成为一种商品,很多人给出相同的报价,而且几乎字字相同,只因为他们可以获得很多免费的工作?你有什么建议可以给那些刚刚起步的设计者开出价格?

DT:我很肯定地说,这种做法不仅剥夺了个人收入,还损害了行业整体的专业性,不过这种事在多个行业都普遍存在。我认识一个摄影师,他的收费和免费工作的比率大概是各占一半。在设计领域,这已经成为常态,而且除非每个设计师都同时站起来,并且说“再也不要这样。”,否则情况不会改变。鉴于设计师在组织事物上的可怕水准,这种事不会发生。

没有什么可以给“刚刚起步”的设计师的意见,他们自以为无所不知,这大概是设计有史以来发生过的最好的事情了。无论如何,在他们事业的这个阶段,他们没有什么资格收取大额服务费。这对于这世界上的Simon Edhouses以及他所需要的设计师而言都是好的:Edhouses获得了一个他所值得的完美结果,而设计师获得了与白痴交流的经验。

SS:你的 第一本书《互联网是个游乐场:一个邪恶网络天才的无礼回应》销量口碑俱佳(在亚马逊上有四星半的评价)。现在你有了第二本书,《我要回家了;那里很温暖还有椅子》。里面收录了那些未公开的邮件,而看起来开始不错(亚马逊上给了四星评价)。基于这些非设计领域上的成功,以及人们对书中Edhouse的喜爱,你是否考虑过换个行业?

说到书籍,想充电的同学来这里看大全 → 设计师图书导航

DT:我考虑过很多次换个行业呆呆,不过肯定不会是全职写作,因为它不赚钱。除非你是迈耶(Meyer,我猜是写暮光之城的那位)或者陆德伦(谍影重重三部曲的小说原作者),我敢打赌他们干得很好。当我的第一本书出现在纽约时报畅销书单上的时候,我以为我很快就能在新修建的泳池旁,躺在镶满宝石的黄金躺椅上放松了,不过我收到我的第一张版税支票后,我只是买了一把铁锹,然后挖了一个小池塘。地面非常硬,很难挖,所以这个池塘看起来可能更像一个水坑,总之里面还是有几条鱼,大概都在那些水藻、树叶和死负鼠下面。

书的销量不错,不过我应该在签合同之前看一下合同的。我每卖出一本书,就要拿出4美分用来缴纳一个叫做“预扣所得税”的东西,作为出版社相信你的回报。基本上它拿走的比我所得的还多,如果你的销售额有十万,他们会问自己“将来会怎样,书商会退回来价值十万两千的没卖出去的书?”然后他们只付给你最少的两千。我还能怎样,仰天大笑出门去,独坐池边暗涕流。

结论

自由职业是个很艰难的生意,但它确实是一项生意。很多创意者,尤其是那些刚刚起步的人,害怕因为像是合同、价格还有公平对待这样的骇人要求会扼杀潜在客户,而生活在这种恐惧中。

像是David这样的,为自己挺身而出的设计师是很少见的,这也就是我试图撰写如此之多力图纠正专业行为的原因。David有他自己的幽默方式处理这个不规范行业中令人沮丧的问题,有些人在重压下而崩溃,或在被利用和沮丧的感觉中度过自己的职业生养。生存的唯一办法就是为自己站起来,因为你就是专家,把那些不合适的LOGO发给你自己的“特殊”客户!

转载请注明:SHOW站-专注于分享/研究/总结-前端技术 » 被奴役的设计师们!如何高调酷炫の拒绝免费工作?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